第一千四十六章 姐妹渊源

作者:六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奥特曼战记绝命毒尸极品小农场侯府商女我是能玩开元棋牌的网站_kg开元棋牌打码_kg开元棋牌十三水医剑仙小农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意味着什么?”辛零露茫然地看着刘秀。

????看着她清澈透底的眼睛,刘秀暗叹口气,把到嘴巴的话咽了回去,含笑说道:“没什么。刚才已经逛了一圈,零露喜欢住在哪里?”

????“住在哪里都可以吗?”辛零露两眼放光地问道。

????“嗯……大多数都可以。”刘秀犹豫了一下。在后宫,只有椒房殿是个例外,那是皇后的住处。

????即便皇后在洛阳,不在长安,椒房殿也不是任何人可以入住的,当然,天子除外,这个世上,就没有什么地方是不允许天子入住的。

????辛零露想了想,说道:“我很喜欢兰林殿。”

????兰林殿挨着椒房殿,在椒房殿的东北方。听闻她的话,刘秀一笑,点头应允道:“没问题,以后,零露就住在兰林殿吧!”

????未央宫的后宫宫殿,全部都是闲置着的,自刘秀称帝以来,辛零露算是第一个住进未央宫的女子。

????刘秀陪着辛零露去到兰林殿,又让张昆招过来六名宫女和六名内侍,负责辛零露的日常起居,另外,连子萱也跟着辛零露住在兰林殿。

????当张昆把六名宫女和六名内侍带到兰林殿的时候,他们突然看到了趴在一旁的大花、二毛和黑毛,这些宫女和内侍哪里见过这个,皆被吓得惊叫出声,身子哆嗦成一团。

????张昆见状,脸色顿是一沉,不满地大声呵斥道:“乱叫什么?陛下在此,你们惊扰了圣驾,该当何罪?”一句话,把众宫女、内侍吓得纷纷跪地,向前叩首。连子萱很机灵,她快步上前,含笑说道:“你们不用害怕,他们都是辛小姐养的家宠,看着吓人,但不会伤人。”至少

????在主人没有下命令的情况下,它们是不会伤人的。

????说着话,连子萱还特意走过去,在大花、二毛中间蹲下来,摸了摸二虎毛背。这两天,她和大花、二毛也混熟了,喂它们吃食,有时候也会试探性的摸摸它们。

????但她不太敢触碰黑毛,黑毛性子比较傲娇,不喜欢生人碰触,当连子萱要摸它的时候,黑毛不是转头走开,就是回头咧嘴,露出一副要咬人的架势。

????连子萱做了示范,这才让哆嗦成一团的宫女和内侍们稍微放松了一些,不过他们依旧不太敢靠近这三头猛兽。

????对于连子萱的表现,刘秀暗暗点头,很是赞赏,说道:“子萱,你暂任大宫女吧,他们都归你调用。”

????这正是连子萱想要的,后者难掩脸上的喜色,向刘秀福身施礼,说道:“婢子谢陛下隆恩!”

????刘秀摆摆手,示意她起身。

????安顿好辛零露,刘秀去中宫的清凉殿办公。清凉殿挨着飞渠,与流经未央宫的水道很近,自然十分清凉。

????另外,清凉殿的南面就是沧池,一座由飞渠取水汇聚而成的人工湖,很大,景色也很美,站在清凉殿内,便可以看到绿树碧水的美景。

????有接近一个月没有回皇宫,奏疏挤压了不少,而且凡是能送到未央宫的奏疏,都是一些大事和紧急的事务,寻常的奏疏,邓禹和尚书台在洛阳就已经处理了。

????这么多的奏疏,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处理完的,刘秀处理了十分之一左右,就已经生出倦意。这时候,张昆走进来,小声说道:“陛下,时间不早,该歇息了。”

????刘秀抻了抻筋骨,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禀陛下,已到亥时。”亥时就是晚上九点到十一点。

????刘秀点点头,说道:“明日没有早朝,晚一些休息也没关系。”说着话,他又拿起一卷奏疏,慢慢翻看起来。

????就在这时,殿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张昆不知道怎么回事,下意识伸出手臂,护住刘秀。

????后者微微蹙眉,把张昆的手臂推开,站起身形,走出大殿。刚到外面,洛幽快步走来,向刘秀福身施礼,说道:“陛下,是一名宫女看到了黑毛,受了些惊吓。”

????刘秀闻言,嘴角微微勾起,只见不远处,黑毛正迈着悠闲又优雅的猫步,从一名瘫坐在地、小脸煞白的小宫女身边缓缓走过。

????等黑毛走到自己近前,刘秀弯下腰身,摸了摸它的头顶,笑问道:“你不在兰林殿待着,怎么跑出来吓人啊?”

????黑毛不理会刘秀的责怪,先是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而且抬起爪子,用舌头舔着,其状好像在说:豹爷想去哪,就去哪,我管你们怕不怕?

????刘秀被这头傲娇的豹子逗乐了,转身向清凉殿走去。黑毛看了他一眼,迈步跟了进去。刘秀让张昆取来几块鲜肉。

????看着装在盆子里,还在滴血的几块肉,黑毛低头闻了闻,然后扭头,向刘秀嗷了一声,似乎很是不满意。

????刘秀耸耸肩,说道:“平时呢,你就只能吃这些,等你干活的时候,才有酱牛肉可吃。”

????黑豹听了,顿时不乐意了,又冲着刘秀嗷嗷叫了两声。见刘秀拿着奏疏,也不理自己,豹子更不高兴,凑到刘秀近前,死命地咬着他裤腿。

????刘秀还是不为所动,不理它。终于,嘶啦一声,刘秀的裤腿不堪重负,被它硬是咬开一条大口子。

????他放下奏疏,转头看着黑毛,山雨欲来;黑毛抬头,看着刘秀,一脸的呆萌无辜。

????一人一豹,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黑毛扭头,原路走了回去,在盆子前大快朵颐。刘秀低头看了看裤腿,啧了一声,然后继续批阅奏疏。

????把一大盆的鲜肉都吃光,黑毛走到刘秀身边,趴了下来,本来一人一豹之间还有点距离,也不知过了多久,黑毛蹭来蹭去的贴到刘秀身上。

????后者看了它一眼,它也看眼刘秀,刘秀继续看奏疏,黑毛则贴得更近,最后还翻个身,舒服地侧躺着。

????“吃完了就要睡,这样下去,你会胖死的。”刘秀的目光落在奏疏上,口中不满地嘀咕一声。

????黑毛抬头看看他,继续侧卧着。

????刘秀又连续批了三份奏疏,然后让张昆取来一套相对紧身的衣服,更换好,向黑毛招了招手,说道:“行了,我带你出去跑跑步!”

????未央宫有内外两层城墙,两层城墙之间,有一‘口’字型的道路,这一圈道路,便是司马道。

????司马道很宽,差不多有数十米,分为东、南、西、北四道,每条司马道上都建造两座区庐,皇宫侍卫正是住在区庐里。

????刘秀领着黑毛来到司马道,说道:“今天是第一天,我们就沿着司马道跑一圈吧!”

????冢岭山一战,让刘秀意识到自己的体力已大不如前,终日待在皇宫里,不运动、不锻炼,哪怕当初吃过再好的圣品宝物,身体也会慢慢废掉的。

????现在刘秀心中生出危机感,正好让黑毛陪着自己在司马道上跑一圈。

????这一圈下来距离可不短,等于是绕着未央宫跑一圈。

????明白了刘秀的用意,黑毛显得十分兴奋,两只前爪向前抓,两只后爪向后蹬,把身子拉得好长。

????刘秀也拉了拉筋骨,又原地蹦了蹦,做了简单的热身,对一旁的黑毛说道:“开始了!”

????说着话,他率先跑了出去。由于全程的距离较长,刘秀没有用出全力,匀速向前奔跑,但速度也很快。他都跑出百余米远,回头一看,黑毛还在原地伸懒腰呢!

????他笑了笑,继续向前跑。旁边有巡逻的侍卫路过,见到是刘秀在夜跑,纷纷插手施礼。

????刘秀正跑着,听闻身后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回头一瞧,只见黑毛像一道黑色闪电似的,直奔自己而来。

????就速度而言,陆地上再没有什么动物能比豹子跑得更快。只几秒之内,它的时速就能超过一百公里,爆发力强得惊人。

????一人一豹,在皇宫的司马道上奔跑,许多已经在区庐内休息的侍卫,听闻消息后,禁不住纷纷跑出来,站立在司马道的两旁围观。

????当刘秀和黑毛都已经跑过去了,目瞪口呆的人们才回过神来,连忙插手施礼。

????跑了一圈下来,刘秀和黑毛都是气喘吁吁,边回往清凉殿,刘秀边说道:“再练个三五日,我的速度一定能比你更快!”

????黑毛的爆发力很强,瞬间加速,快如闪电,但持续力不强,做长距离奔跑时,它的速度远没有爆发时那么快。

????豹子扭头看了一眼刘秀,舔了舔自己的爪子,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呵呵!”刘秀冷笑两声,说道:“让你先得意两天。”

????接下来的三天,刘秀几乎都是终日处理政务,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带着黑毛出来夜跑。大花和二毛则是大多时间待在兰林殿,偶尔会到清凉殿看看刘秀。

????它俩会到清凉殿,基本属于路过,它们真正要去的地方是沧池。

????大花和二毛都喜欢水,尤其是天色炎热的时候,两头虎几乎终日泡在沧池里,游来游去,玩得不亦乐乎。

????与之相比,黑毛是非常讨厌水的,白天大多时候它都是躲在阴凉处睡觉。

????一连忙碌了这些天,刘秀总算是把挤压的奏疏都处理完。终于把压在自己身上的这座大山掀掉,刘秀也是长松口气。

????这日,刘秀和辛零露坐在清凉殿里下棋。

????辛零露是修道之人,她的棋风也很佛系,进攻意识不强,两人对弈时,常常是刘秀走刘秀的,她走她的,让刘秀颇感啼笑皆非。

????两人刚下过一盘,正准备下第二盘的时候,张昆进来禀报,说道:“陛下,静姝小姐求见。”

????听闻连静姝来了,刘秀嘴角自然上扬,要说棋力,还得属连静姝厉害。他含笑说道:“有请。”

????没过多久,连静姝被张昆带进清凉殿。

????看到刘秀正和一名美貌的女子坐在棋盘旁,连静姝不由得一怔,不过脸上表情还是很平静,向刘秀福身施礼,说道:“静姝见过陛下!”

????刘秀看向连静姝,摆摆手,含笑说道:“静姝请起!”

????“谢陛下!”连静姝站起身形,目光扫向辛零露,当她看到站于辛零露身旁的连子萱时,面露诧异之色。刘秀见状,好奇地问道:“静姝,你和子萱认识?”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连姓不太常见,她俩又都姓连。

????没等连静姝说话,连子萱向刘秀福身施礼,说道:“陛下,静姝是子萱的堂妹。”“哦?”刘秀还真没想到,她俩之间竟然有这层关系。连家搭上了刘开,虽说刘开没有爵位,但毕竟是刘氏宗亲,有刘开这颗大树可以倚仗,连铮、连子萱兄妹还用得着流

????落江湖吗?

????连子萱解释道:“陛下,子萱的父亲是庶出,和主家的关系……并不算太好。”

????听她这么一说,刘秀立刻明白了。只看刘开夫人对连静姝这个庶出妹妹的态度,便可感受到连家对嫡庶的态度。连子萱的父亲是庶子,被连静姝父亲这个嫡子排斥,也实属正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