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赤子问心

作者:紫衣居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人气小说:一念永恒仙宫天下第九青城道长龙符混沌纪元白袍总管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全本小说网 WWW.QB5.TW,最快更新武侠之神级捕快最新章节!

????魔刀罕见的双手持刀,由于厚背大刀刀柄既宽且长,两手齐握,仍不显拥挤。

????双眼熠熠生辉,整个身躯极度收敛,缩藏,仿佛衣不蔽体而在极度寒冷的冰雪天气当中一样,积蓄着身体当中的热量,要来应对恶劣的环境。

????蓦然间,魔刀的思绪自眼前的战场抽离,飞回到那仲夏之夜,改变他一生的时刻。

????具体的时间他已经记不得,曾经的家乡也早已经寸草不生,荒芜遍地,消失在时光长河之中。

????只是圆月高悬,星辉照人,萤火漫天,是他永世难忘的场景。

????乡间一个不算寂静的村落,有家犬不时短吠,纸糊的窗户内传出昏黄的光亮。

????小小少年在劳作了一天,偷偷从家中溜出,无意识的抱膝坐在村口小溪边,赤着脚,划着清凉的溪水,对于未来一片迷茫。

????他的年纪还太小,大约只有十岁左右,未曾念过书,没有受过什么良好得见教育,只是跟随父母照顾弟妹,在田垄间忙碌,不知未来是否会精彩,人生是否会幸福完美。

????然后,他就在月光的照耀下,见到了一个仰卧在溪水上的男人。

????顺流而下,手中一柄长刃泛着暗红与腥气,身体也是遍布疮痍,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下一刻就要如同熄灭的焰火一般,彻底告别这个世界。

????在飘过小小少年身体的刹那,男人仿佛受惊的猛兽,瞬间翻身而起,踩踏着清溪,将中的长刀递在少年的喉咙处,下一刻就要将少年的喉咙割破。

????只是少年的表现似乎让这个浑身伤痕的男人起了一丝兴趣,没有立即下手。

????魔刀已经忘记了那个男人的样貌,只是很清楚的记得,当时的自己没有任何的恐惧,没有任何的害怕,只是带着一丝好奇与憧憬的打量着男人放在自己脖颈前的长刃。

????是的,他甚至没有关注到那人长的是什么样子,年纪有多大,因为他的所有注意力都被那柄质地并不算好的长刃所吸引。

????“你不怕吗?”

????这是男人问的第一句,声音很难听,如同森林当中孤独的苍狼,嘶哑又短促,想来是曾经受过伤,伤了声带,也是魔刀记得最清楚的一句。

????有了第一句,就有第二句,两人开始诡异的畅谈起来,刀锋从未离开过魔刀的喉咙半分,两人之间处于一种诡异又亲近的气氛当中。

????最后,那个男人走了,临行前,将手中已经缺了很多口子的长刃留下,且说了最后一句话,

????“这柄刀送给你了,你是个练武的好苗子,更是天生的刀客,希望有一天,你能用手中的刀,夺取自己想要的一切。”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个陌生的人,留下的刀,却陪伴着魔刀走过人生最重要的一个时期。

????山贼来袭,村庄被漆黑的浓烟和耀目的火光笼罩,哭喊,哀嚎声似乎永远也不停,父母,弟弟妹妹,尽皆惨死,魔刀却用这卷了刃,缺了口的刀,杀了两个成年的山贼,逃了出去,活了下来。

????魔刀的刀道之心,并非起始于练武的那一天,而是仲夏夜与那个受伤男人邂逅的那一晚,萌生的向刀之心,纯粹又浓烈。

????之后则如那个男人所说一般,用手中之刀,夺取自己想要的一切,比如生命,比如尊严,比如权势富贵……

????但是啊,那些都是不纯粹的,掺有杂质和私心的。

????唯有被长刃封住喉咙的那一刻,魔刀的双眼第一次被刀的美丽所吸引,小小的少年就此爱上了刀,愿意付出毕生去追寻。

????“天刀,接我问心一斩。”

????魔刀思绪回转,丰富多彩的人生走马观花的从眼前闪过,最后停驻在那一晚,那一刻,自己目不转睛的盯着颈前长刃的时刻。

????忘却了所学的内功,忘记了魔刀十二恨这一至高心法,忘却了几十年来所学会的所有关于刀的技巧与法门。

????魔刀的这一斩,便如同初学刀法的菜鸟,透着笨拙,却是一生刀道的起始,基石,并不惊艳,也不出彩,却有一种斩破人心的力量。

????面对如此一刀,项央比任何时候都要凝重,脸上的笑容却是肆意而又欢畅,这样的刀,能够伤到他,甚至能够杀死他,却令他无限的憧憬与期待。

????的确,正如魔刀所言,这一刀,是天下第一流的美酒,让他回味无穷,今后都难以忘怀,却未必能再寻到一壶畅饮。

????因为练武这么多年,他遇到过太多的武者,见识过的武学更是如很恒河沙数,但如问心一刀者,却是头一遭,今后能否遇到,更是未知之数。

????因为连他这个天刀,也斩不出这一刀,赤子问心,何其壮哉?

????如果不出全力,这一刀下,他会死的。

????项央的心神沉入灵魂的最深处,性格当中的霸道,强势,孤僻,冷淡,尽数消失无踪,只是在双眼里孕育了一股不含有任何人气,细细看去,却又包含了世间万物种种的情感。

????天道至高,以天刀代行天道,便是项央一生武道之终极追求,直到破碎虚空,超越天道为止。

????手中的木刀自发递出,化作一道惊鸿朝着魔刀的问心一刀迎去。

????这一刻,项央的气息完全消失不见,整个人似乎都从这片天地消失,只是他并未死去,而是化作了碧蓝的天,沉厚的地,飘逸的风,流动的云,清澈的水,闪耀的雷……

????项央的刀视之不见,却又无处不在。

????这一刻,魔刀的赤子刀心,与项央的苍茫天刀,无声无息的碰撞,以交点为起始,四周的一切都在崩坏,湮灭……

????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似乎穿透了空间,超越了时间,以另一种无法想象的形势存在。

????下一刻,项央与魔刀的身影交错在一起,化作了白黑两道光影,瞬间而过。

????整个仁怀城的人数十万计,在项央与魔刀交错的刹那,心脏都是一停,无论武功多高,修为多强,都难以避免。

????而且,仁怀城的大地也传来轰隆之声,仿佛一场大地震刚刚过去。

????浩日失色,天地无声。

????魔刀的脸上露出一抹无限满足的笑容,并不高大的身躯挺立如山,拄着手中的厚背大刀,迎着东方,缓缓闭上双眼。

????其眉心处,一道血痕蜿蜒而下。

????朝闻道,夕可死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